首页>热点 > 正文

业绩低迷 周黑鸭不香了?

2021-04-06 09:23:37来源:北京商报

没能追上绝味反被煌上煌赶超,周黑鸭卤味行业地位一降再降。4月1日,周黑鸭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疫情影响客流下降、部分门店关闭等是公司2020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

在业内人士看来,周黑鸭的总部设于武汉,受疫情影响较大。不过,2020年之前周黑鸭已经出现连续两年业绩下滑的情况,并希望通过启动特许经营改善局面。如今,不但业绩再次下滑,还被煌上煌反超,周黑鸭能否守住当前市场份额成为摆在其面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业绩低迷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周黑鸭总收益约为21.82亿元,同比减少31.5%;净利1.51亿元,同比下降62.9%。其中2020年上半年周黑鸭甚至亏损超4000万元。

伴随业绩下滑的是周黑鸭的总销量和采购单价出现不同程度下降。数据显示,2020年周黑鸭总销量2.58万吨,同比2019年的3.59万吨下滑28.13%。不仅如此,周黑鸭每张采购订单的平均消费额从2019年的62.18元,下降到60.67元,同比下滑2.43%。

对于业绩大幅下滑,周黑鸭在业绩报中称,“主要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致使零售门店(尤其是华中地区)客流剧减,销售量下降。随着2020年下半年疫情好转以及对门店网络的优化调整,经营状况有所恢复”。

周黑鸭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期间,湖北地区以及交通枢纽受到的影响较为严重,而这些地区是公司战略布局重点。此外,疫情期间陆续有近千家门店关闭,华中生产中心暂停生产活动长达49天,这些因素导致全年营收受到较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周黑鸭的业绩下滑不仅是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周黑鸭已经连续三年出现营收、净利下滑。数据显示,2018-2020年,周黑鸭净利润分别是5.4亿、4.07亿元和1.51亿元,同比下降分别为29.1%、24.56%和62.9%;营收分别为32.12亿元、31.86亿元和21.82亿元,同比下降1.15%、0.79%和31.5%。

公开资料显示,周黑鸭成立于1997年,2016年11月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是一家从事生产、营销及零售休闲熟卤制品企业,主营业务为卤鸭、鸭副产品、卤制红肉、卤制蔬菜、卤制家禽及水产类等其他产品。

被煌上煌反超

与周黑鸭营收、净利下滑不同,另一家卤味上市公司煌上煌在2020年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数据显示,煌上煌2020年1-12月实现营业收入24.36亿元,同比增长15.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82亿元,同比增长28.04%。

值得注意的是,从周黑鸭和煌上煌近几年业绩来看,此次煌上煌不管是营收还是净利润方面都反超了周黑鸭。

财报数据显示,2017-2020年周黑鸭营收分别为32.49亿元、32.12亿元、31.86亿元和21.82亿元,煌上煌则分别为14.78亿元、18.98亿元、21.17亿元和24.36亿元;周黑鸭净利分别为7.62亿元、5.4亿元、4.07亿元和1.51亿元,煌上煌则为1.4亿元、1.73亿元、2.2亿元和2.82亿元。

从数据可以看出,2020年之前,周黑鸭营收和净利均高于煌上煌,不过,近两年两者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

除业绩被煌上煌反超,从市场份额来看,周黑鸭卤味“二哥”地位也岌岌可危。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休闲卤制品行业内前五大卤制品企业分别为绝味食品、周黑鸭、煌上煌、紫燕及久久丫,市场份额合计占比仅19.23%,其中绝味和周黑鸭、煌上煌分别占比8.6%和3.32%、3.15%。

在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周黑鸭被煌上煌反超的主要原因是受直营模式制约带来门店扩张乏力,规模上的差距造成周黑鸭业绩和地位一退再退。

与煌上煌、绝味的“直营连锁+加盟连锁”模式不同,在2019年开放特许经营前周黑鸭一直是自营模式。受此影响,周黑鸭在门店数量上与煌上煌差距甚大。数据显示,2020年周黑鸭总门店数1755家,此时的煌上煌已经拥有4627家专卖店,是周黑鸭的两倍之多。虽然绝味食品还未公布2020年业绩,但从2020年上半年数据来看,2019年6月末,周黑鸭有1255家门店,相比绝味10598家的门店数,还不到绝味的12%。

押注特许经营

被周黑鸭寄予希望的特许经营能“救场”吗?这大概是市场甚至周黑鸭自己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在意识到直营模式掣肘后,曾拒绝任何形式加盟的周黑鸭在2019年8月的中期报告中首次正式提出将利用特许经营模式。2019年11月,周黑鸭与铭和食品完成首批特许经营商签约,周黑鸭开启了加盟模式。自此,周黑鸭的店面将不再只是直营店。

周黑鸭虽有意通过改变经营模式来提振业绩,但效果却有些不尽如人意。财报显示,2020年周黑鸭自营门店营收14亿元,而特许经营只有1.4亿元,仅占总营收1/10。

“周黑鸭之所以开放特许经营后未能有显著地提振业绩效果,一方面是由于布局时间晚;另一方面是面临供应链短板。”在业内人士看来。

从行业竞争来看,在门店扩张上,留给周黑鸭的空间和时间都有限。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煌上煌已经拥有4627家专卖店,其中直营门店345家、加盟店4282家,销售网络覆盖了全国26个省或直辖市、235个地级市。而绝味食品的1万多家门店几乎覆盖了全国各个省份。

从自身来看,供应链是周黑鸭需要解决的一道难题。据悉,周黑鸭采用的是中央工厂模式,集中生产+全国配送。目前,周黑鸭有5个工厂,其中江苏南通工厂在今年1月28日才正式投产,四川工厂尚处于在建状态。“该工厂预计在2022年投产。”周黑鸭相关负责人透露。

反观绝味食品的供应链体系,多基地生产+当地配送,方便向各个地区的门店送货。目前绝味已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20多个生产基地,能够做到当日生产、当日送达。即便是煌上煌,在全国也有六大生产基地。

“毫无疑问,开放特许经营是周黑鸭加速规模扩张的捷径。但周黑鸭‘集中生产+全国配送’的供应体系,导致其配送时间较长。而加盟扩张将引发一个新的问题——产能供应不足。”快消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表示。

对于未来的发展规划,周黑鸭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周黑鸭将把加速特许门店拓展和提升门店质量作为两大抓手,从消费端、供给端和零售端三个方面出发,全面推动数智化运营,加大投入,促进互联网O&O渠道的发展”。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