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 > 正文

“比尔黄”大闹华尔街 创造“史上最大单日亏损”纪录

2021-03-31 11:42:00来源:第一财经

“一个韩国人用日本人的券商在美国人的股市交易中国人的股票惹了祸。”这句稍有点拗口的话,却简洁地描述了最近在华尔街引发的一场市场风暴。

这个韩国人就是Bill Sung Kook Hwang(下称“比尔黄”),他创造了“史上最大单日亏损”纪录。

上周五(3月26日),比尔黄管理的对冲基金Archegos Capital被披露因保证金违约而“爆仓”,其重仓股包括维亚康姆(VIAC)、DISCA、跟谁学、腾讯音乐、百度、雾芯科技等。该基金持仓股上周遭到抛售的总金额达190亿美元,由于存在高杠杆,导致相关股票市值蒸发330亿美元。其中,高盛卖出了105亿美元,而摩根士丹利执行了80亿美元以上的抛售。但行动较慢的其他欧洲银行则出现巨额亏损。

当地时间3月30日,美股周一开盘后,拖累一众美股银行股继续大跌。

瑞士信贷股价周一暴跌11.5%,创下一年来最大跌幅。瑞信此前警告称,由于该行不得不退出与被迫抛售相关的对冲基金头寸,其第一季度业绩将面临“重大”打击。而日本最大投行野村控股周一收盘下跌16.3%,也创下史上最大单日跌幅纪录。29日稍早,其透露可能面临20亿美元的损失,且据外媒援引一名日本政府官员的话称,野村仍有头寸需要平仓。

此外,瑞银、德银也均卷入其中,使得美国银行股周一全线下挫,板块跌幅接近1%。恐慌指标VIX涨幅也一度超过10%。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在周一表示,正在关注Archegos Capital事态,一直在与市场参与者就事件进行交流。瑞士金融监管机构FINMA也在周一表示,已收到瑞士信贷的通知,称其参与了一起涉及多家银行的国际对冲基金事件。

在众多市场人士眼中,这次爆仓事件再次体现出华尔街的贪婪。事后复盘,众多涉及其中的市场人士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一个人可能可以从过往经历中吸取教训并改正,但众多人组成的行业一定会呈现一些周期性规律,即统计里说的大数规律。这就是对赌、贪婪这种人的天性导致的。”资深美股交易者、城堡对冲基金前驻纽约美股交易员杰克(化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如此描述这次的爆仓事件。

因涉嫌内幕交易而遭到香港证监会寻求法院颁令禁止其在香港市场进行交易,2012年,比尔黄的老虎亚洲基金(Tiger Asia Management)时代正式谢幕。

理论上,其行为足以令其被全球投行拉入黑名单,但仅仅在其归还所有外部资金并退出老虎亚洲基金的12个月后,比尔黄就以2亿美元的自有资金创立了家族办公室Archegos Capital,并在短短8年时间内将资产规模扩大到150亿美元。

事实上,在2012年事件后,大型投行的风险部门起初对与比尔黄打交道持保留态度。但据两位Archegos Capital的主要经纪商透露,处理其交易虽然存在较大风险,但潜在利润丰厚,他们最终将比尔黄视为极具吸引力的潜在客户。“人们对他的声誉和历史的担忧被与他打交道的巨大机会所抵消。他被业内认为是‘激进的赚钱天才’。”

在业内,比尔黄的高杠杆作风人尽皆知。《金融时报》评论员威格斯沃斯(Robin Wigglesworth)称,诚然,由于Archegos Capital是家族办公室,其可以免于对冲基金的许多监管披露标准,但这些投行的主要经纪业务部门(为对冲基金提供研究、交易结构和杠杆服务的部门)似乎没有满足基本的“了解客户”的风控要求。

一位华尔街投行高管称,“不论从这次爆仓的规模、对我们业务的潜在影响以及怎么会有那么多投行出于自己的贪婪而被这样的投资所吸引来看,这次的情况都是前所未见的。”

“我很难为我们为何借给他那么多资金自圆其说。”一位与Archegos Capital有着数十亿美元业务往来的投行高管坦言。

一位熟悉情况的驻东京银行家感慨道,“考虑到比尔黄的名声,美国投行们应该想都不用想就把其列入黑名单。但突然间,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让他成为客户,借钱给他。这只能被认为是贪婪战胜了恐惧,而这到上周戛然而止。”

未来或加强对衍生品工具披露的审查

此外,在市场人士眼中,这次事件还凸显了监管漏洞。

据知情人士透露,比尔黄旗下的Archegos Capital使用的杠杆很大程度上是由一众华尔街投行们通过互换或所谓的差价合约(Contract For Difference,CFD)提供的。CFD是一种比较新兴的金融衍生工具,具有杠杆属性,是买家和卖家之间的一种合约,不涉及标的资产的交换,而是交易合约价和结算价之间的差额。

通常情况下,投资者持有一家美国上市公司超过5%的股票,就必须披露持仓和增减持计划。但通过运用CFD,Archegos Capital可以在不实际购买这些公司股票的情况下建立大量头寸,且无需在申报文件中披露其头寸,得以避开监管。

除了利用CFD外,威格斯沃斯分析称,历史上,家族办公室也不必向SEC注册,因为SEC对客户在15名或更少以内的投资机构采取豁免政策。

2008年金融危机后,虽然《多德-弗兰克法案》收紧了监管,取消了这一豁免,以期加强对对冲基金业的监管,但其依旧允许家族办公室自行决定是否注册,并提交定期报告。

比尔黄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第一财经记者在SEC的Edgar报告系统中搜索“Archegos Capital”,几乎找不到任何信息。

正因为以上两个监管漏洞,威格斯沃斯指出,虽然每家投行都对自己在Archegos Capital的风险敞口感到满意,因为在其看来,一旦出现问题,其可以通过抛售头寸控制损失,但他们并不知道其他投行在Archegos Capital的风险敞口。他们没有意识到,当每家投行都必须抛售价值数百亿的股票时,他们与Archegos Capital合同中规定的担保金将“完全不够”。在其看来,这次事件与1998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臭名昭著的破产案有异曲同工之处。当年,由于对手方风险巨大,拖累了一众投行,美联储都不得不介入救市。当时,几个诺奖得主组建的“梦之队”建立起了庞大的债券及衍生产品的投资组合,进行投资套利活动。但是1998年俄罗斯公债意外违约导致了LTCM的悲剧。

多位涉及此次Archegos Capital爆仓事件的人士也在事后表示,Archegos Capital的主要经纪商们可能仍尚未意识到自己在Archegos的敞口有多大。

一位交易员透露,在上周的大宗抛售交易已经冲击市场几小时后,“主要经纪商们仍在试图拼凑出Archegos Capital的实际总头寸。”一家在Archegos有数十亿美元敞口的银行高管更惊叹道,“我们居然向其提供了这么多贷款,而且我们居然不知道其他银行的状况,这是不可思议的。”

而眼下,在爆仓事件持续发酵下,分析人士认为,这会引发有关银行风险管理的问题,并可能会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

媒体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话称,SEC召集了相关银行举行紧急会议,讨论是什么促使了Archegos Capital被迫卖出超过200亿美元的股票。会议还涉及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官员们询问了Archegos Capital爆仓对银行运营的影响、潜在的信用风险和其他威胁。

连锁反应有限

比尔黄何许人也?一位金融从业人士基于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听闻,描述了他眼中的这个韩国大佬。

比尔黄本名黄圣国,1964年出生于韩国。高三时,比尔黄跟随父母移居美国,但不久后当时只有50岁左右的父亲突然离世。此后,比尔黄考虑过放弃学业帮助家庭,但是母亲极力反对。母亲打零工补贴家用。比尔黄则蜗居在一间小车库里,刻苦学习,最终考取了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毕业后直接考入了卡耐基梅隆大学攻读MBA。在华尔街亚裔罕见的年代,比尔黄的起点并不高——现代证券纽约分部股票销售,日常工作就是让美国投资人买韩国股票。

比尔黄人生的转折点来自一次和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的会晤。当年,罗伯逊与索罗斯齐名,两人分别于1980年和1973年创建老虎基金和量子基金。当时,对冲基金教父罗伯逊开始买入韩国股票,比尔黄以股票销售的身份为老虎基金服务了一段时间后,应邀加入老虎基金。在朱利安·罗伯逊的帮助下,比尔黄成立了自己的老虎亚洲基金(Tiger Asia),该基金从一开始就持续取得辉煌战绩,直到在中国香港遭遇“封杀”,于2012年正式清退。

据称,比尔黄身为亿万富翁却一向没什么物欲。他住着新泽西州一个价值和自己身家完全不匹配的房子,每天开车或坐车三四十分钟到纽约上班。他有一辆开了七八年的奔驰,后来因为这辆车型号太老、没有蓝牙功能不能上下班听音乐听书才换了一辆沃尔沃。再后来比尔黄想支持韩国货,才买了辆起亚Genesis。

值得庆幸的是,市场人士的普遍共识是,此次爆仓事件的连锁反应有限,不太会重现当年LTCM和雷曼破产时的风波。

杰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看昨晚美股的情况,最凶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连锁反应。野村和瑞信估计受市场情绪影响还会再跌一点,但也基本都跌到位了。”

美国Stone Forest Capital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RobLi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事件对整体市场而言仍是局部、较小的波动,股市相对于固定收益市场仍很小,而且在金融危机后,银行普遍面临更严的监管和资本金要求,因此即使几家投行亏了几十亿美元,对一季度财报可能会有影响,但不足以把投行自身拖下水。

威格斯沃斯也表示,相较于Archegos Capital,当年的LTCM规模更大,与系统性重要银行的嵌入也更深。“Archegos Capital给华尔街投行们带来的亏损将使许多投行蒙羞,在某些情况下也可能会毁掉它们的财政年度,但这些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情况自2008年以来已比此前好很多。”

话虽如此,他也警示称,此次事件有可能鼓励整个投行业缩减他们为对冲基金客户提供的杠杆。如果是这样,那么,其对单个偏激的投资集团的被迫清算可能带来滚雪球效应,引发更广泛的对冲基金去杠杆化,并有可能令市场“大步走向崩溃”。

冲击过后,市场稍安。截至北京时间3月30日收盘,恒生指数涨0.88%,上证综指涨0.62%,日经225指数涨0.16%。但截至同日20:30,美国三大股指期货转跌,道琼斯30期货跌0.07%,标普500期货跌0.32%。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