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 > 正文

一盘数字经济大棋 北京已然“火力全开”

2021-01-27 14:12:21来源:北京商报

数字经济站上了时代的浪潮。对首都北京而言,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理应一马当先,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建设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顺势而为,写进了《北京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以下简称“规划纲要草案”)。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政府服务与市场参与协同……面向建成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详细的建设路径随之出炉,北京已然“火力全开”。

一张新名片

长远规划要从当下起步。今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指出,今年将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以数字化引领“高精尖”产业发展,推进智慧城市建设,加强顶层设计,布局全域应用场景,一体建设数字政府、数字经济、数字社会等。

北京对数字经济的重视是一以贯之的。去年6月,北京就曾发布《北京市加快新场景建设培育数字经济新生态行动方案》,不久后,北京市经信局又印发了《北京市促进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行动纲要(2020-2022年)》,提出了许多细化的内容,比如到2022年,数字经济增加值占地区GDP比重达到55%,基础设施建设及数字产业化能力不断夯实提升,建设完善的数字化产业链和数字化生态等。

“数字经济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市人大代表、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儒欣称,北京第三产业占比是全国最高的地区之一,其中的信息技术占比也是最高的,这些对于北京发展数字经济而言,是很好的优势。

北京数字经济建设方案情况

产业大升级

“我们目前提到的数字技术、数字城市、数字社会以及数字经济,讲的就是数字的产业化和产业的数字化,这些都是相辅相成的。”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党组书记、市科委主任许强如此总结道。

产业数字化或许是近些年来常常见诸报端的问题,也就是外界常说的数字化转型。规划纲要草案也提到,要加速传统产业数字化赋能,加速数字新业态、新模式、新消费发展,体现在电子商务、生活服务、文娱消费、文化教育、医疗健康等领域。

市人大代表、北京格灵深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赵勇称,产业数字化就是以数字化能力和互联网渠道进行赋能的产业。近年一些传统的行业也开始出现了数字化趋势,包括金融业、农业、医疗等。目前来看,整个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在向各行各业渗透。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显示,2019年我国产业数字化探索向更深层次、更广领域迈进,数字技术带动传统产业产出增长、效率提升的作用进一步强化,产业数字化增加值规模达28.8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6.8%。

数据变身生产要素

如果产业数字化强调的是转型,那么数字产业化可能就要讲“培育”了,相对来说,这可能是孕育更大希望的一条路径。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的规划纲要草案中,还特别提到了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这一点。

当数据升级为要素,由此就产生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市人大代表、九一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泽玮称,市场数据也是有商业价值的,“比如我们汇集了1000家企业数据,最终做出了一个针对这些企业的商业服务模型,通过这个模型,能拿到银行贷款的企业可能就会从原来的100家变成200家,即便剩余的800家没有拿到贷款,但我们做模型的时候也是付费的,这就形成了价值”。

事实上,早在去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数据便已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写入文件中。

赵勇在采访中提到,对政府来说,数据资源也是实现精细化管理的重要因素。“例如政府要通过智能化改进停车的精细化管理,就需要首先建设相关的智能化识别设备,把停车情况精准地转化为数据。政府要在疫情期间给小微企业提供税费减免的政策,也需要看到这些企业运营的真实数据。只有这样,政府才能知道这些政策是否制定得比较精准,以及是否被滥用了。”

“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我们逐渐开始明白,大数据其实不是把所有的东西堆积在一起,就像建筑工地的沙土,无论堆积多少土石方,都无法成为建筑的要素。”市人大代表、中护航(北京)信息科技集团股东会主席刘峰称,建筑的要素是钢筋、混凝土以及烧制的过程等。对大数据来说,它需要的是会“说话”,自己能流动,这才是最重要的。而当我们讲到数据要素的时候,也意味着我们数字化的程度以及数字化的发展开始成熟了,知道要往什么方向走。

数字不能形成孤岛

值得注意的是,规划纲要草案中,也点明了培育数据要素市场的一系列关键动作,比如制定数据管理条例,探索制定数字资源产权、信息技术安全、数据隐私保护等重点领域规则,制定公共数据管理办法,推动公共数据安全共享,鼓励互联网平台公司、大型研究机构向社会共享公共数据,驱动商业数据有效聚集等内容。

此外,规划纲要草案在系统构建数字发展新生态中还提到,要推动数据资源资产化,其中就包括制定数据开放计划,培育数据交易市场,组建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围绕数字货币流通、数字资产交易、数字贸易、产品溯源等,开展一批数字资产交易应用和商业模式创新试点等。

交易可能就是数字产业化的另一大要点。“数字不能形成孤岛,它必须要有很好的流动、交易。”在许强看来,数字经济也有国内的大循环和国际之间的双循环,一方面是北京以及国内的数字交易流动,同时还有国际间的数字交易,也包括一些标准的制定,“都是我们发展数字经济过程中非常重要的内容”。

周儒欣也称,数据已经形成了一种生产要素,或者说变成了一种商品,所以它必须要交易。而且北京也有这样的优势,所以北京要探索建立数据交易的平台、建立相应的机制。

而数据的交易也蕴含着大量的机会,尤其是对中小企业而言。

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

发展的机遇已经成型。许强提到,北京发展数字经济的第一个要务就是加大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大数据中心、云服务、信息传输、感知、数学孪生、边缘计算技术的布局和运用,要部署底层技术,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数字“可用不可见”。

实际上,数据“可用不可见”本身就涉及到了数字经济绕不过去的一个话题: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

如何在发展数字经济的同时,平衡隐私保护的问题?许强提到,要重视对数据权利的保护,通过一些法规来保护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以及数据权属。赵勇也认为,从国家战略层面和产业发展层面等来讲,用户数据作为一种资源,一方面需要通过法律法规进行严格规范管理,一方面不能因噎废食、过度管理。

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欧洲在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在隐私数据管理方面过度严格,导致整个欧洲的本土互联网企业在面临国际竞争中彻底落败。今天,整个欧洲的互联网市场都被美国企业垄断。整个欧洲的数据资源,都被美国企业收集和利用。以至于欧洲国家必须通过美国企业配合,才能调用互联网数据进行本土的反恐调查。

“用得好,数据资源可以转化成积极正面的社会资产;用得不好,数据资源会成为浪费、负担和风险。”关于这一点,赵勇建议我们要谨慎积极地出台数据资产的产业政策,一手抓司法保护,一手抓产业竞争力。政策一定既要保护消费者权益,又要为产业提供一个合法获取数据资产的路径。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