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点 > 正文

地方政府出面引导基金入场 中国卫星互联网成本关口“解药”

2021-01-22 14:00:25来源:贝果财经

中国问题,总有中国式的解决办法。当中国的卫星互联网事业方兴未艾,但又面临高昂的发射成本关口时,中国式的解决办法再次站到了前台。倘若这一中国式的解决办法得以长期推行落地,那么,中国卫星互联网的成本问题,将大为改善。

这个中国式的办法,就是地方政府设立的引导基金。日前,北京市政府已经确定鼓励引导北京市的产业发展基金、科技创新基金以及中小企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对卫星互联网产业链上的企业进行支持。同时,还对互联网卫星的商业发射保费,予以50%的财政补贴。

中国各地方之间,向来有产业层面的竞争传统。北京市对卫星互联网发射费用的高比例补贴,引发了业界对于其他地方政府是否以类似方式补贴的期望。但也有投资人保持着清醒,他们认为最终卫星互联网还需依靠自身的商业运营达成商业闭环,单纯依赖政府支持补贴,一旦补贴停止或减少,将有重大的行业负面影响。

地方政府“出面了”

一边是“中国卫星网络通信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星网公司”)在国家有关部门的主导下筹建,另一边则是地方政府的积极入场。当中国已经向国际电信联盟(ITU)申请了12992颗低轨道卫星用于卫星互联网之后,这个新兴产业正在得到中国各方的积极对待。

地方政府毫无疑问是其中的重要角色。1月19日,一位VC的投资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正在仔细研读北京市刚刚下发的一份文件,在这份题为《北京市支持卫星网络产业发展的若干措施》(以下简称“《措施》”)的文件中,提出了多项对卫星互联网产业在北京发展的支持政策。

“我们仔细研究,也要继续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实质性的支持措施在实践当中出台,如果有,这对我们的被投企业来说是个很好的消息,从政策支持这个角度看,北京市还是很积极的,我们鼓励被投企业该申请的要申请。”他说。

《措施》共分8章26条,大部分属于原则性的支持和表述内容。一位中国航天制造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这其中,最实质的有两点,一是政府鼓励地方层面科创基金、产业引导基金等进入卫星互联网投资,二是对商业发射的保险费用进行财政补贴。

“从我们投资的几个企业看,有技术类的,也有产业链服务类的,但是在实际经营过程中,都遇到一个问题,就是贷款等比较难,如果有政府引导资金的介入,一方面会直接解决一部分的融资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起到增信的作用,在银行那里拿到贷款的难度会降低一些,贷款的成本也会降低一些。”上述人士说。

北京市为鼓励各类地方政府层面的科创基金、政府引导基金投向卫星互联网领域,特别提出,在基金清算时,按政府出资超额收益的 10%~20%,给予基金管理团队奖励。

成本关口“解药”

“北京在卫星研发方面有天然的优势,毕竟大量的院所都在北京,航天科工、航天科技下属的主要几个研究院也都在北京,北京本身也有卫星制造工厂,产业链是比较齐全的,所以出台这个鼓励措施并不意外。”前述中国航天制造业资深人士称。

卫星互联网是一项耗资巨大的产业,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很多从业者都倾向于国家队牵头引领,带动产业链发展的思路。但是多位投资人都向记者谈及,卫星互联网行业若想真正达到成熟发展,还是要靠形成商业闭环才是出路。

但是,远水不解近渴。一方面,卫星互联网的最大成本并非卫星研发和制造本身,而是在发射环节;另一方面,卫星互联网轨道低,数量多,卫星寿命短,需要“不断打”,这也是一项大开销。以马斯克的星链计划为例,其单星成本约在100万美元左右。而中国目前的单星成本在500万~1000万元人民币之间。

一位投资人告诉记者,卫星互联网领域是全球商业竞争,而不仅仅是一种国力竞争。成本的差别,就会影响到回报,继而影响到整个卫星互联网的行业在一个国家企业的综合能力和盈利水平,不商用,“是转不起来的,要转起来,就要解决成本问题”。

在国际竞争的维度上,成本的竞争还不只来自于卫星制造和补发,更来自于发射。从投资的角度而言,前述VC投资经理告诉记者,马斯克的星链计划,由于其掌握了可回收火箭的发射和装备制造技术,因此,在运载端的成本比不可回收的火箭成本要低得多。

所以,我们的卫星互联网企业需要更多的资金来覆盖成本,引导基金希望能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又不能完全依赖引导基金解决问题。

央企还是民营

在北京市出台的《措施》当中,对于央企、民营资本都有鼓励和扶持性的表述。但这恰恰是很多业内人士担忧落地力度和现实市场反应情况的重点所在。

“航天央企,从研发能力等方面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从现实层面上讲,央企并不缺钱,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对于航天科工、航天科技这样的大型航天央企,有多少精力会放到卫星互联网上来,因为他们本身并不缺其他业务,很多都是国家工程,不计商业回报,这种地方层面的引导基金,对他们有多大的鼓励效用,就是一个问题。”前述中国航天制造业资深人士称。

相反,最缺钱的民营航天机构,其研发能力距离航天央企而言又相差较远,而这恰恰是政府类型的引导基金较为“忌惮”的。“因为政府背景的钱投下去,要有效果评估的问题,社会资本也有这个问题,但社会资本是市场机制,政府背景的引导基金,一旦有问题,那么就要有人负责。”前述VC投资经理说。

“作为一个VC,我担心的是,政府背景的引导基金不敢投给民营资本的航天企业,而航天央企又不缺这个钱,这是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局面。”前述VC投资经理告诉记者。

实际上,更多业界人士期望的,还是由国家队牵头,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但是,从市场表现层面看,中央有关部门主导筹建的国家队——星网公司,至今尚未正式注册成立,而在筹备组中排位第三的中国电信原副总经理陈忠岳,已于近日出任中国联通总经理一职。

“如果能够有财政补贴当然好,我们希望政府能在发射环节进行补贴,这是对民营航天企业的最大帮助,不管是做卫星的,还是做发射的。”另外一家机构的投资经理称。但他很快又“修正”了自己的观点:“不能全靠补贴,不能像现在新能源车产业一样,每个人都在关心补贴退坡不退坡,那样的话,卫星互联网产业,就不能真正成为一个产业。”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