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 > 正文

国风少年成选秀亮点,打造本土偶像

2021-03-17 11:15:30来源:第一财经

偶像一词,因不健康的生态所致,眼下与速成、虚浮联系在一起。无底线追星、饭圈互撕等乱象,更让不少人对这个行业的本质产生怀疑。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偶像产业,对于何为偶像并没有明晰的标准;行业新人鱼龙混杂,“德不配位”的现象频发,也对主要的消费群体,青少年价值观产生不良影响。

今年,全国人大代表宋文新谈未成年人偶像观的养成引发舆论关注。她认为,偶像对于未成年人的成长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偶像的引领,不仅仅是行为上的引导,在主流价值观的引领上也应起到示范和榜样作用,承担起引领未成年人主流价值观的社会责任。

“追星”现象古已有之,每代人都有自己的偶像文化,时代需要怎样的精神引领,偶像与粉丝之间,能否建立一种健康积极的关系,也是许多学者、从业者关心的问题。粉丝文化研究学者杨玲曾提出,偶像与粉丝之间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彼此守望,相互成就。“偶像在粉丝的鼎力支持下,能够获得事业的成功;粉丝通过追随偶像,通过偶像的陪伴和经历,他能够找到人生前景的目标和动力,也能够获得一个有意义的人生。

在偶像选秀《青春有你3》中,初代偶像李宇春告诫新一代偶像预备役,偶像不是自己“当”的,是他人赋予的。“因为技能、天赋被一些观众喜欢,而成了某些人的偶像。”过去十五年,也曾遭遇批评与骂声,李宇春还是通过作品、公益活动等向大众展示了优质偶像的样子。在《十三邀》中,她提到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把自己看到的更大的世界分享给追随者。

打造本土偶像

鉴于地缘、文化、国民性等差异,复制韩国、日本偶像产业的路线并不适用于中国。中国偶像产业路径仍在摸索之中。

自2018年将韩国偶像综艺《PRODUCE101》成功本土化之后,偶像选秀遍地开花,练习生竭泽而渔。今年偶像选秀《创造营2021》以“国际化”作为切口,邀约日本、俄罗斯、泰国等国际选手参与。制片人多晓萌曾表示,韩国组合EXO是通过中国年轻人和韩国年轻人碰撞,输出韩流文化,《创造营2021》则将打造一支由中外多国学员构成的、在中国本土诞生的国际男团,把中国文化输出给其他国家的年轻人。

一袭红装,手持白扇,舞姿潇洒,刚柔并济。五位中国学员呈现的国风舞台《天下》是《创造营2021》率先出圈的舞台之一。在这档国际学员占据近三分之一的节目中,纯正的中国风成为难以忽视的一抹亮色。国际学员庆怜看到他们的表演后感到非常兴奋:“这就是我来中国的目的。”

《天下》

《天下》团队的队长刘宇,在加试表演中贡献了一段飘逸俊秀的中国舞,与日本学员赞多的即兴舞蹈成为跨文化交流的舞台,在社交网络和视频平台刷屏。这个身形瘦弱、个头不高的男孩,目前是《创造营2021》人气最高的学员。在多个榜单中处于领先位置。根据CBAData星数发布的数据显示,刘宇位列《创造营2021》学员全网热度排行榜第一,目前是该综艺主题曲舞台的C位。

刘宇所属经纪公司成立不到两年,与业内声名显赫的哇唧唧哇、原际画等公司规模无法相提并论。甚至被网友们戏称为“小作坊”。哔哟哔哟文化传媒CEO苏杰向第一财经表示,之所以能在偶像产业这条赛道上有所收获,是因为他们在做一件正确的事:“什么是中国式偶像,不应由他人定义,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定义,我们需要真正看到一批有本事、有能力的年轻人站出来,引领不一样的文化。”

在苏杰看来,在主打国际文化交流的舞台上,一个典型东方孩子的特点会被捕捉放大,这个舞台也需要中国孩子去展示让所有国外选手真正惊叹、喜欢和佩服的表演。“当他站在国际舞台上,可以让国外选手看到中国人是有涵养、有风骨的。”

在文化自信回归与彰显的大环境之中,苏杰在两年前便开始带着旗下两名艺人刘宇、刘丰着手从推广中国风、传播传统文化方向发力。

2018年,爱奇艺曾推出一档国风文化唱演秀《国风美少年》,在舞蹈、演奏两方面各有专长的刘宇和刘丰在这档节目中入围全国前六,刘宇获得了亚军。二人合作的戏曲舞台《梨花颂》在B站播放量达到十多万。

就读于中央戏曲学院的刘丰主修三弦,会笛子、唢呐、琵琶等乐器,曾以一段《击鼓骂曹》的京剧表演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央视日前播出《上线吧!华彩少年》中,刘丰将戏曲元素与现代音乐结合创作,亦有精彩表现。在《创造营2021》的舞台上,刘宇则带着队员向国际学员教授中国传统礼仪中用于表示尊敬的叉手礼,展示礼仪之邦的风范。

传承中国传统文化

眼下,国风已经成为年轻人标识风格与个性的符号,不仅是审美意趣的象征,更融入了他们的生活方式。

由你音乐研究院发布的《华语数字音乐行业季度报告》(2020年Q2)显示,流行曲风之外,国风音乐是最受Z世代用户喜爱的音乐类型。艾媒咨询分析指出,随着民众对中华文化认同感和自豪感不断提升,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承和输出期待度高,现阶段年轻群体也成为推动国潮在社会上形成文化风潮的重要人群。选秀节目之外,从《中国诗词大会》到《国家宝藏》到《唐宫夜宴》;从博物馆文创到影视综艺,传统文化屡屡破圈,也让人们看到了文化自信的彰显和Z世代对传统文化的追捧。

刘宇或者刘丰身上,有着鲜明的传统文化的印记,独树一帜的“国风”形象也让他们得以在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关于中国本土偶像,苏杰是如此理解的:“中国需要本土偶像,但它并不是指会弹琵琶或者是拉二胡这么狭义的定义。”在他看来,中国式偶像应当是一个东方典型的男孩或者女孩,“淑人君子,温润如玉,待人谦和有礼。他和时下流行的欧美偶像文化或者是韩国偶像文化所提倡的外放的、直给的偶像不同,中国人在文化上的表现是含蓄内敛的,他细腻坚韧、不卑不亢,同时也要毛遂自荐、当仁不让。”

刘宇四岁学习舞蹈,先天条件并不出众,身高不够,臂展不长,但凭借努力先后获得北京舞蹈学院、中国传媒大学的青睐。苏杰认为,美好的品质、过硬的技能,才能成就一个优秀偶像。眼下,大多数人经营一个孩子,并没有将之当作一个美好的人去培育,想得更多的还是如何赚钱,快速变现,最终的恶果便是品行拙劣、德不配位的艺人占据市场。“德不配位,这件事情是最危险的。偶像要被人记住,自己得真的优秀,三观要正,做事要正,不违法乱纪,不道德败坏。”

偶像最大的受众群体是青少年,这决定了他要主动承担起青少年价值观方向标的社会责任。“这些孩子十几岁二十岁,正处于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刻。偶像带给粉丝或者社会的影响一定是积极的、正向而美好的。向粉丝传达的理念是去证明:足够努力,可以成就不凡,成就美好。”

伴随着旗下艺人的走红,苏杰也看到了饭圈文化当中不堪的一面,他感叹,网友网络暴力的代价太低,戾气太重。在他看来,韩国的那一套(饭圈文化)和中国文化本身是产生冲突的,中国粉圈应该有自己的特性,经过引导可以成为美好的事情。“每个人都应当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任。没有规则,因此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别人,而不用承担任何后果。网络上的无限暴力不是言论自由。对于一个人、一件事,你可以作出自己的评价,可以抒发观点,但不能恶意攻击和恶意伤害。”

在苏杰看来,行业目前出现的乱象,不应该归咎于这些孩子:“大方向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应该我们作为团队、公司和业内需要去努力的。我们应该告诉孩子,什么样的标准才能称之为一个合格的偶像。偶像的意义非常重要,他甚至是孩子们的精神领袖,因此要努力真诚、善良坚韧,中国最头部的偶像、艺人,应当以身作则,给粉丝们传递正确的观念,而行业应当健全相应的法律法规,建立起规范的监督制度。”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